山林里潇洒的帅哥

躺平了睡觉

【獒龙】少女漫与适配度

*毫无剧情瞎写预警/实际内容和原本剧情并没什么相关联的地方
*少量昕博
*前四篇是少女漫,当然第四篇是我杜撰的
*ooc我的,bug我的,他们是国家的。
谢谢观赏,笔芯♡

【正文】
1.《言叶之庭》

按常理,上高中的男生朝气蓬勃,当然喜欢如他们自己一般的艳阳天。
雨天有什么好?氧气不足并且又润润的,地上水坑众多,再怎么小心也可能会踩起一瓦不稳的地砖或者是踩进一坑水洼,搞得裤脚泥泞,水浸湿了帆布鞋,黏黏糊糊,浑身不舒服。
如果硬要说喜欢雨天的唯一理由,那就只能是“阴郁的天空,潮湿的空气,非常适合睡觉”了吧。

可是张继科在某年某月某天突然觉得,下雨天其实也没那么讨厌。
因为有马龙。
马龙有个雷打不动的习惯,虽然他本人讨厌雷声和闪电。
张继科愿意为了马龙翘掉雨天的晨课,哪怕下午去学校时等待他的是罚跑十圈。只要一看到马龙,他心里那些对雨水黏糊的反感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和马龙比起来,洁癖算什么。和马龙说上几句话,就大致等于是自己洗了四次澡的舒爽。
马龙会听他讲在学校的趣事,会笑得像只小鼹鼠,会给他带自己喜欢吃的小零嘴,还在他说自己饿的时候把他领回自己的公寓给他拍黄瓜吃。
他觉得他俩就像一起生活了很多年的老伴儿,日子也就这么平淡又温馨。
对,他喜欢马龙,甚至是爱他。

雨水打在芭蕉树上,有几滴顺着叶的脉络滑至叶尖,再弹出去,好像公园里那些玩滑滑梯的小孩子,不亦乐乎。张继科顶着书包冲进了公园里的凉亭,青石瓦在雨水的洗刷下变得墨般黑。哪怕他跑得再快也无法避免被淋成一只落汤鸡的命运。
他有轻度洁癖,放下书包后拿在右手上,有些嫌弃地甩了甩,水珠在空中划出一条晶莹的曲线,有三两颗落在了坐在角落里的人的脚踝上。那人头靠着红木柱望着湖心那处,身体因为突如起来的冷意颤了颤,那双脚往里缩了缩,脚踝处的线条变得愈发明显。
他转头看向了张继科。
欧阳修曾这么写道:无风水面琉璃滑,不觉船移,微动涟漪,惊起沙禽掠岸飞。
对方看向他时张继科只觉得自己心底的白鸽群振翅,顺着他的血管飞到全身每个角落。又好像是一泉明镜泛起阵阵涟漪,连他眼底都是水光潋滟。
“抱歉……我不知道这里还有人。”
那人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休闲西服,锃亮的黑色皮鞋衬得他白如蓝天上的云朵,听完他的话后对方先愣了愣,笑了一下:“没关系,不过你不用上课吗?”
那软软的声线似一条丝带顺着张继科的皮肤飞过,如果张继科在拍德芙广告那他也会像女明星那样闭着双眼一脸享受。
在接下来的交谈里他知道了对方叫马龙,是一家公司的CEO,有个一到下雨的日子就会到这里来坐一会儿的怪癖。
马龙回公司的时候雨已经停了,他像想到了些什么,他迈出亭子的脚又收了回来,转身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给张继科披上,还帮他理了理贴在前额的碎发。他给了张继科一把伞,美名其曰“怕你回家的路上又被淋湿”。
他握着那把伞对马龙说了谢谢。在对方走之后低头展开了那把伞,伞面的白色团子傻乎乎地望着他笑。他心想,一个大男人怎么会用这么少女的伞。
这是张继科第一次遇见马龙。
接下来的日子里,张继科每天醒来的时候只要听到外面淅淅沥沥的声音就会暗自窃喜。在老爸“张继科儿你不许逃课,如果我听到老师的电话我就打断你的腿”的骂声里冲出家门。

他举着马龙第一天送给他的白伞伴着涟漪泛开的节奏踏在青石板路上。
这是三月末的雨季。
隔夜的倾盆大雨总是打得那些早来的桃花骨朵儿掉了一地,树叶的芬芳混杂着花瓣的香味,让人沉溺于其中。
可是张继科没空去欣赏这些。
马龙没有来。
他照常来到凉亭,还给马龙带了他最喜欢的车站门口卖的豆浆油条。然而凉亭里并没有人,只有麻雀咕咕的叫声和雨打在树上的啪声。
昨天的这个时间这个地点他在这里对马龙表明了自己的心意。
而马龙只是推了推他的平光眼镜站起身,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
张继科的头发有些刺手。
少年倔强的目光盯得他的脸有被灼烧的烫意,烫的他不敢直视他的眼,他叹了口气,说:“你还小,小屁孩懂什么爱情。”
“我不是小孩子,我成年了,我就是喜欢你,就是爱你,就是想和你在一起。”张继科打掉了他的手,“马龙,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看着我。”
马龙心里一咯噔,右手的拳头不禁捏得更紧:“继科儿,你该叫我哥哥。”
他说完便转身离去,也不管大雨还在自顾自的往下掉。
张继科望着马龙的背影出了神。
他想起文化鉴赏老师前天上课的时候给他们欣赏的那篇雷神短歌。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但盼风雨来,能留你在此。”
马龙顿了顿,还是没有回头。
风雨在,阴霾也在,可是我还是没能够留住你。

那之后的几个雨天,马龙都没有出现在凉亭里。
张继科每天怀着的那份憧憬,总会在无人的失落里被冲刷干净。
他干脆不再去。去学校的路上会经过公园门口,他驻足,但驻足五秒钟后,他又会继续往前走去,连看也不往里看。如果他稍稍偏转一下头,就能看到一直跟在他身后一定距离的那辆黑色轿车。
雨季也就这么过去了。

张继科和他的几个好哥们儿在喝完酒回家的路上遭遇了一场暴雨。
几个少年打闹着冲进最近的一个地方避雨。
张继科看着这个拥有他各色回忆的亭子,不由得紧抿嘴。
“诶你们看这个。”
方博指着那张被压在石头下的白色纸条。
“不会是写给谁的情书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瞎说什么呢,这个亭子都没什么人来,写给土地公吗。”
张继科像想起了什么,走过去夺下了夹在方博指尖的白色纸条。
“卧槽嘞,科哥你干什么。”
他有种预感,这张纸条是马龙留给他的。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即使天无雨,我亦留此地。”

他好像听到了桃枝上的花绽开的声音,又好像,又好像听到了春笋冒出土壤的轻响。
谁家的蝴蝶破茧而出,旋转上了心头。
“喂科哥!你去哪儿啊!这还在下雨呢!科哥!”
张继科不管方博在身后是怎样的大吼大叫,不管大雨是不是会让他浑身不舒服,他心里只想快点见到马龙。
他砸开马龙公寓门的时候,浑身已经湿透,身上的水汇集了一滩。
马龙看到他的时候吓了一跳,张继科喘着粗气,头发在滴水,他现在这样,比和马龙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要狼狈。
张继科望着他笑开来:“马龙。”
马龙看着他手里白色的字条,了然。
他仍叹了口气,伸手拿下挂在自己脖子上的毛巾,递给张继科。张继科顺势走进了马龙的公寓。
“咔”,是门关上的声音。
马龙挑着眉看他:“谁让你进来的。”
他今天没有戴那副平光镜,白皙的皮肤在暖色的灯下格外柔和。张继科凑上前碰了碰他的鼻尖。
“我男朋友让我进来的。”
“去去去,赶紧的,去洗个澡,把湿衣服换下来,自己洗干净。”
在张继科进了淋浴间后,马龙在客厅里蹲下,将脸埋在膝盖间。别人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能看见他通红的耳朵。
什么男朋友啊,该死的小屁孩。我到底在害羞什么。

其实马龙早就喜欢上张继科了。
少年偶尔会骑着单车上学,马龙在公园结束晨跑的时候刚好是他经过的那刻钟。
白色的衣角在风中翻飞,和朋友玩笑的样子,安静听歌的样子,靠在亭栏上睡觉的样子,马龙都知道。
马龙喜欢雨天,不仅因为雨天能让他呼吸到新鲜空气,还因为雨天让张继科认识了他。
张继科向他告白的时候他心里那只雀儿早就扑棱晃翅。但两人年龄的差距在那里摆着,他怕张继科只是少年误入了喜欢的圈套,被心中的薄雾掩盖了自己的想法。
幸好。
幸好他并不是一厢情愿,没有爱慕一个永远也传达不了心意的人。

张继科出来的时候马龙百般无聊地换着频道,看到他,就招手让他过来。
张继科看着马龙拿着柔软的毛巾轻轻擦着他的头发,脸上的表情认真得可爱。
他伸手抓住马龙的手,对方只是颤抖了下,并没有反抗。
“马龙,我喜欢你。”
“嗯。”
“我喜欢你。”
“嗯。”
“我爱你。”
“臭小子。”

张继科凑上前去吻上他觊觎已久的唇,两人的倒影投射在巨大的落地窗上。
窗外是斑驳陆离的灯光,车辆行驶过溅起一大片水花,街上行人的伞五颜六色,滂沱大雨是银河倒泻。
房间里是遍室旖旎,张继科头顶的毛巾刚好遮住了那甜蜜的亲吻。


2.《同级生》

猜猜有车吗嘻嘻嘻


3.《你的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
-张继科。
-没听过诶。
-那我们来认识认识吧。


4.《黑姑娘与恶龙》

大陆上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关于地球东边的水晶城。

小黑姑娘是城南刘家的老大,她并不受宠,下面有两个妹妹,小博和小雨。
小博和小雨都有一双圆圆的大眼睛,城中的绅士们被她们迷得不要不要的。
可是从没有谁见过小黑姑娘。有人说小黑姑娘是天仙之姿,貌美如花非是凡人可以有幸一见,也有人说她奇丑无比,不过说这种话的人下场往往是被绅士们胖揍。

水晶城的王子是一条恶龙。
因为作恶多端被神仙教母施法变成了这样。
说来奇怪,身为一条龙,王子却路痴,时常找不着回自家城堡的路,总是会飞到另一座山,再不小心一屁股撞坏了山上生灵的窝。
这时王子会化为人形,鼓起一张脸,山神陈玘便会拉着他,哄他:
“没事噢龙崽,玘哥给他们再修一个窝就好。”
让众生物大呼宠人也不带这样的。

王子要举办舞会的消息在水晶城里传了开来,各路人马听说后又惊又喜。
惊的是恶龙这么大张旗鼓是要人主动献祭吗,喜的是王子大人终于要挑选王妃了吗。

诶?为什么这么想。
隔壁战斗国和童话国就是这么演的啊,他是霸道帅龙和灰姑娘的水晶鞋。

每个大家族都有参会名额,但刘大臣并没有同意让小黑姑娘参会,因为小黑姑娘还有很多家务活要干。
王子的舞会是每个少女梦寐以求的,穿上自己最漂亮的礼服和舞鞋与王子共舞一支是无数千金小姐的幻想。小黑姑娘也想去参加,她自己做了件荧光橙色的蓬蓬裙。
小黑姑娘充满干劲地完成了所有的家务活,满怀欣喜地换上自己美丽的裙子,却被嫉妒的两个妹妹拳脚相加。裙子变得破破烂烂,刘大臣不屑地看了她一眼,带着两个妹妹赴宴去了。
小黑姑娘委屈极了,跑到后花园长椅上坐着低声啜泣。青蛇大神觉得她非常可怜,于是现身用魔法给她变了一套荧光绿的小礼裙和一双星光蓝色的美丽舞鞋。
青蛇大神亲自将她送到了水晶宫的门前。
“十二点整魔法会消失,小青祝你好运。”
小黑姑娘重重点了下头。

王子百般无奈地看着各色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少女,要不是秦爹说他年龄不小该成家了,他才不会举办这次晚会。
好气哦,接下来的一个月都不要理秦爹。
远处一抹绿色的身影吸引了他的视线。
看啊,那白皙的肌肤,美丽的面庞,鲜艳的颜色带来的视觉冲击,她,就是我命中注定的王妃。
于是王子化出了原型,叼起小黑姑娘再次迷了路飞到了隔壁山,这次撞坏了水晶宫的宫顶。
魔法消失了,天边那抹荧光绿变回了荧光橙,可恶龙好像更兴奋了,还晃了晃自己巨大的尾巴。
秦爹看着四处逃窜的大臣和他们家的姑娘们,又望了望天花板上的大窟窿。
作孽啊这死孩子,气得我都快和隔壁老肖一样光头了。

小黑姑娘再也没回来过。
刘大臣也没有派人去找她。
有人说她一直被恶龙虐待。城里的绅士们不是没有想过组成灭龙斗士去斩杀恶龙,解救处于水深火热中的小黑姑娘,可他们根本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也没有那个实力,毕竟一屁股就能撞坏一整座山生灵的家的龙不能小瞧。
也有少部分人相信小黑姑娘和恶龙王子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看你信哪个结局咯。

这些都是传说,小黑姑娘听了会嗤之以鼻,王子听后只是抽了抽自己的嘴角。
小黑姑娘翻了翻隔壁大蟒收集的小话本,觉着无聊,将书随意扔在地毯上,侧着头看着身边画画的王子殿下。
这么好看的人,哪儿恶了。

小话本里真假参半,爱情故事是真的,人设确是假的。
小黑姑娘不是姑娘而是个实打实的汉子,不姓刘,叫张继科,刘家亲儿子。长得英俊潇洒,双目含情。追求者众多,但可谓“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王子大名马龙,他没有被诅咒,他的品种就是龙族,但他是一条俊美的龙,龙中颜值第一,通体雪白,威风凛凛,只是没有几个人见过罢了。
小黑先生没有妹妹他只有两个弟弟,被美貌掩盖了傻气的周小雨和嘴炮之王方小博。

王子在出巡的时候听到了有人议论他被诅咒了的话语,但他只是笑了笑。那一笑笑得春暖花开,融化了冰山顶的千年雪,也笑颤抖了小黑先生心中清晨的草原,露珠滴到他的肉上变成了心头血。
于是小黑先生陷入了爱情的漩涡,决定暗中保护好王子。
把两个弟弟踹去做家务而自己跑去宴会喝醉酒强压了王子这些事都是后话,书里写的那些他被叼走都是不真实的。
应该是“小黑姑娘凭借着智慧与勇气打败了恶龙”,实际上所用的方法我们不得而知也不可描述了。

唯一可以确定的真相就是小黑先生和白龙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气得隔壁山山神一口吃掉了好几盘肉。


5.《巧克力》
Bgm:chocolate-脸红的思春期

你是我的巧克力,甜蜜的巧克力。

方博很不解,有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师兄长得撩人无比身形高大这么一个拥有岩石般坚硬大腿的男人会有嗜甜如命的弱受癖好?
当方博把这个问题说给他的铁哥们儿周雨听后,歌王为他演唱了一首冷酷到底。
“胖儿也喜欢吃甜食啊,你看他哪儿弱了?哪儿瘦了?”
方博说谢谢您嘞,赶紧滚,滚远点,不想看到您。
我胖不胖,明明是瘦儿。

张继科生来俊美,长了一副好皮相。可就是这么一个看上去非常有肉食动物的野性的人,崇尚素食主义,并且噬甜。
最喜欢两样零嘴:拍黄瓜,巧克力。

这个拍黄瓜吧,他可讲久了。从黄瓜色泽到汁水到鲜嫩老糯,浅色的不吃,味儿淡的不要,皮青的拒绝。
偏就稀罕老脆酥的。
方博头次心血来潮给他师兄拍了个黄瓜,皮色青得跟三峡水似的,嫩得就像三月初开的桃树上新结的桃子。端上去的瞬间就被打入了“冷宫”。气得方博那天晚上喝了好几口许昕为了整他递过来的红色尖叫。
把许昕给吓的,好端端一个九尺男儿面色苍白捧着方同学的圆脸做了好几口人工呼吸。
许先生,神经出了点问题和呼吸通不通畅有什么关系呢?

但是对于巧克力,这位皇帝陛下可就真真是雨露均沾了。
白黑通吃,甜苦不限,只要是被呈上来的巧克力,统统都能被他揽着肩看星星看月亮喝着小酒聊着诗词歌赋,尽欢尽兴,享他食道和胃酸的荣华富贵。

可是他有一枚巧克力,那是一枚比Knipschildt的黑松露还要贵的天价巧克力。
他恨不得每时每刻都把它吞进肚子里,又害怕不小心摔了化了脏了。
剪刀手爱德华的心理张继科一不小心就get了同款,觉悟还蛮高的。
是马龙啊,他的最珍贵。

他有些时候觉得他把马龙比作巧克力又不太准确,虽然对方盐的时候和甜的时候都让他心起波澜,那感觉,比他见了自己最喜欢的手工牌子出了新巧克力品种还要澎湃。
他觉得可能自己才是巧克力吧。
马龙在他身边的时候,他觉得他是高温源,让他分分钟融化成了一滩甜腻的浆糊。
马龙和他吵架的时候他能尝到从头到脚从里到外的苦涩,就像黑巧克力在自己味蕾上炸开一样。
马龙是个不自觉的撩人高手,他并不知道自己有个“直男斩”的称号,张继科就是该龙头斩下第一人。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有时候对方脱口而出的话可能就是一句撩妹情话大全上排行前十的金句,就在这种无意间,张继科时常像是被从天倒下的甜巧克力淋了个透心爽,他整个天空都是彩虹。

“继科儿是巧克力啊。”
我是,我是,我是,龙儿说我是什么就是什么。

方博呵呵笑了一声,宣布拍黄瓜从此退出了张继科的甜点世界。


6.《星系》
Bgm:给你宇宙-脸红的思春期

高中的时候张继科喜欢趴在桌子上,让冷冰冰的课桌中和一下自己身上的燥热。
但他更喜欢扯扯同桌的校服,用自己的小指勾住对方的,在课桌下偷偷牵手,看马龙赧然地瞪他一眼。
那种心情就像少女在爱慕的对象和自己悄悄耳语时,表面上看着毫无端倪,内心世界在进行着宇宙大爆炸,炸得自己的灵魂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
张继科偏了偏,把头埋在手臂上笑得像个山核桃,肩膀一抖一抖。
下一秒被一颗粉笔正中眉心,讲台上的老师歪着脖子一脸笑意地看着他:“哈哈哈哈,等于自杀。”

上大学以后张继科和马龙并不在同一所学校。
炎炎夏日,他在军校里艰苦训练的时候,马龙和许昕方博坐在商业街新开的咖啡店里享受着空调带来的凉意。
毕业后他到部队里起早贪黑,五分钟解决六个大馒头的时候,马龙睡到自然醒,研究生宿舍里他的书桌上是他哥马琳给他打好的早餐。
他休假的时候回到家对着写策划案的马龙述说自己的想念,说自己愿意给马龙整个世界,讲着讲着嘴里的火车又呜呜得冒起了白色蒸汽开始开动,手不安分地伸进马龙的家居服,嘴巴从耳朵亲到脸侧,瞎摸的时候不停蹦出荤话,马龙也不为所动,只是脸上染上了一层樱色。
拽出他的手扣好自己的衣扣,继续开始打字,顺便回答了张继科的话:“那你整一个呗,没有地球那么大我不要。”
张继科扁扁嘴,可是龙宝贝儿,你脸红了。
马龙说你看错了那明明是窗外的樱花映在了我的脸上。
得了吧,你脸是白但不是镜子。
他们十指紧扣的时候,张继科会狠狠往上一顶,马龙另一只手环抱着他,像是落水的人紧抓着身旁唯一的浮木不放。他的腿叠在他的腰上,他的声音在他耳畔回响,他的眼是星河万里。
他们与交叠的身子,为负的距离,是爱情。

他喜欢清晨沐浴着温暖醒来,听着蝉鸣莺啼,看阳光从树荫中斑驳洒下倒映在地上,那些光影随着风摇动。
怀里的马龙还在沉睡,空调被下滑,脖颈肩膀上密密麻麻的咬痕吻迹印在他身上。
白色的画布上点缀了些红的粉的紫的青的颜料。
他嘴微张着吐息,肩膀和小肚子跟着一起微微起伏。
张继科收紧了自己的手臂,在马龙发旋上轻轻一吻。
每天最幸福的事莫过于醒来的时候自己的最爱在自己的怀里,光是看着他的睡脸就会心跳加速。
相爱了这么多年,每一天都是热恋的第一天。

这个人,他喜欢的不得了,恨不得把自己的整个宇宙送给他。
马龙喜欢夜空,张继科愿意为他倾洒星光,打造属于马龙一个人的银河。


7.《他和他和我》
小时候妈妈经常警告我让我少吃甜食好好刷牙。
我冷冷一笑,不听,谁也不能阻止我吃糖的热情。
结果大牙基本全蛀完,牙疼的时候只能欲哭无泪地捂着肿的老高的脸悔不当初。
上了高中以后吃糖有节制了。
还是没想到。
他和他出现在了我的生活中,没有糖的时候我的小日子被同学老师试卷充实。
在我毫无防备的时候,两位老师喂了我超大分量的糖果,齁到爆炸。
我一边摇头大喊“我不吃我拒绝”,一边哭着往自己嘴里塞。
旋转跳跃闭着眼的时候,在黑夜扮演最亮的烟火的时候,根本停不下来。
啊,真是,蛀牙又多了。

-End-

感谢獒龙,感谢大家。
扩写是肯定的,我觉得我应该改名叫月更少女。
最后的日子,我要开始进入警戒状态了,不悔这12年的学习生涯。
我们一个月后见啦。给你们比大大的心。爱你哟。

评论(14)

热度(330)